唐子苓

杂食动物。墙头众多,最近掉了镇魂坑
有梗就发,没梗就空档【捂脸】

【楼诚】流转的时光遇到你#变小穿越#

#任凭时光如何流转,你都是我的#
#逆时光变小穿越#戏梗#
#OOC预警#


某日清晨,阿诚翻了个身打算搂着身边的人继续睡,可是双手触及那人腰侧却发现有些异样,睁眼一瞧,着实吓了一跳……身边这个小孩子是谁?好奇的屈指去点点身侧睡得迷迷糊糊留着口水的小朋友,轻声问道:“喂!小朋友?你醒醒?小朋友?你怎么在明公馆?”

睡的迷迷糊糊的人嘤咛着挥挥小手像是要撵走在耳边乱叫的虫蝇:“唔……大姐,我还想睡……”说着抱着被子翻身一滚,直接将自己和柔软的被子卷成了一团软绵绵的东西。

阿诚吓了一跳,瞪圆了鹿眼惊恐的看着对方,“什么情况?”素来温柔的他甚至来不及顾忌对方还是个孩子,从被褥中伸出手臂将孩子提溜了起来,拍拍对方粉嘟嘟的小脸。“嘿!小朋友快醒醒!醒醒!!”

只见那孩子微撅着嘴揉了揉自己尚未睁开的睡眼,淡定的伸手拍开提着自己的有力手臂,背着手站在床上四顾了一下。嗯,是熟悉的环境。那孩子暗自点头,转头盯着身边半躺的高大男人:“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家?这是我的房间,没有我的允许你怎么可以进来?”声音虽是稚嫩,却带着一种莫名的贵气。

“我……”阿诚看着眼前孩子睡眼惺忪甚是可爱的样子,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强忍着想亲一口的冲动道:“我叫明诚,是这家的二少爷兼管家,你叫什么?”

孩子皱着可爱的小眉头板着脸听完他说的话,脸色却逐渐阴沉起来。“明诚?二少爷?不可能!我……我是明家的大少爷!怎么可能会有……呃……会有这么大的一个人变成我弟弟?肯定是你胡说!我要找姐姐去!”说着就要往地面上跳,可是千思万想,却没想到竟然被长长的睡衣裤给绊倒。只听“啊”的一声惊呼,他挥舞着小手几乎是倒载的向地面倒去。

阿诚眼疾手快的赶紧伸手揽住,将这个自称是他大哥的娃娃带进怀里放到腿上让他坐好,一边安抚惊魂未定的小人儿,一边点头哄他:“乖,别急,我们去找大姐问问,不过你可别乱跑。”说着一边伸手拍拍人后背,一边给他将过长的袖子和裤腿挽好,使他不至于跌倒,只是心里终究还是异常疑惑,这个小娃娃说的话,好生奇怪。

“你!你放我下来!”那孩子板着张严肃的小脸盯着那人替自己挽袖子的好看手指,挣扎着要从人腿上下来,只是脸上莫名的有些许红晕,倒是比刚刚吓得惨白的脸色好看多了。

阿诚最终还是没忍住,上手轻轻捏了捏他小巧而挺翘的鼻尖,单手将人抱起出了房门,向二楼走去……

明楼靠在他怀里方才闻到他身上好闻的味道,不是熟悉的明家香,甚至不是他所知的任何一种香料,但是那味道却温柔的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他甚至默许了这个男人捏着自己鼻尖和抱着自己等种种平素除了大姐决不许任何人做的行为,只是软软的靠在人怀里,贪恋着这一刻的温柔。睁着略带好奇的大眼看着男人熟门熟路的样子,按捺不住心下的奇怪,问道:“你……你好熟悉我家啊……”

阿诚看着怀里那颗蹭来蹭去如同只小猫儿一样的小脑袋,莫名的心情大好,早晨不见大哥的些许惊恐似乎全部被这孩子安抚住,笑着点点头:“都说了,我是明家二少爷,不过你说这是你家,我还真是怀疑。”阿诚甚至曾有一瞬间在想,这个莫名出现的孩子会不会是大哥的私生子,转瞬又被自己否决,大哥的脾性没人比他更懂,私生子?绝不可能!阿诚晃晃头把这些荒唐想法从脑海中赶出去,回头看着孩子略带好奇的眼神,笑着敲了敲大姐的门,听着大姐从里面应声,回手又捏了下他的小鼻子。

明楼看着推开门的人只觉得异常眼熟,好像是自家大姐的故意打扮的老成一样,不由得伸出手想要人抱抱……“姐姐……”

阿诚只看那孩子一点不觉得生疏一般,抱着大姐就开始撒娇,弄得大姐一头雾水的望着自己,嘴里不停的问着“阿诚这是怎么回事的啊?”心下好笑的同时也觉得越发奇怪,抱过孩子同大姐一起进了卧室。

经过阿诚与大姐一上午的研究讨论,加上这孩子在一旁不断的强调作证,大姐最终确定这个孩子应该是大哥明楼没错,但是至于究竟是如何变成这副模样,大姐也说甚感头痛。

阿诚看着那人一脸委屈的托着腮帮子窝在大姐怀里的样子,只觉得好生心疼他,伸过手将他揽进自己怀里。“大……小楼?我带你去吃午餐吧?乖,笑一个!”阿诚哄着哄着,竟将自己逗乐了,忍不住在人白净圆润的小脸蛋印下一个吻。

小明楼伸出手推开他亲在自己脸旁的大脸,一脸严肃的强调:“大姐说你是我二弟明诚,那么你要叫我大哥,不要那么没规矩!最少……最少没有外人时不许那么没规矩!明家的家教可是很严的!还有,你们对外要怎么宣布我的身份啊?大姐说我在那个什么新政府还是官员,这样子肯定去不了的!你不是我助手吗?去想办法给我请假!”憋红了一张小脸努力的转动小脑筋想着办法,强装的威严只会让人觉得他越发可爱。

阿诚笑着揉揉那颗柔软的小脑袋,被人白嫩的小手一把拍下,只好收起手笑着回答:“知道了,大哥?”细想了一下敛了笑意,“事到如今不如说你是大哥明楼的孩子好了,反正同一张脸,不说大家也会觉得像父子。办公厅那边请假那是必然的,你放心,我一会儿就去打电话,那么现在可以去吃东西了吗?”趁人不备握住两只小爪子,重重的亲了一口粉嘟嘟的小脸儿。

“你!你你你!你干嘛偷亲我!”这边小明楼刚刚拍下他在自己头顶肆虐的大手,那边一个失神竟然又被他亲到了脸颊上,恼羞成怒的跳着脚指着他,脸红的仿佛是熟透的红苹果,阿诚素来最爱吃的那种。

阿诚看着他气呼呼的憋红了小脸的样子只觉得心情大好,佯装去咬他肉嘟嘟的小手指,调侃道:“你现在可是小孩子,要有小孩子的样子哦!”

“我!我是你大哥!你要尊敬我!”小明楼瞪圆了圆溜溜的大眼睛,从小就胖乎乎的腮帮更是气鼓鼓的模样,“你!你不要对我动手动脚的!”

阿诚笑着看他窘迫的样子,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再逗他,伸手揉了揉人软软的发心,“行,那你自己下楼洗漱好,我去做午饭,我的迷你大哥!”

明楼见他一脸好笑的喊着“迷你大哥”的样子,从小就懂得恩怨分明的这个道理的明某人不禁暗下决心:母亲说了,除了她和大姐,只有未来媳妇才能对自己动手动脚的。这个人,以后一定要娶回家当媳妇!

评论(8)

热度(32)